栏目导航

“牟其中”是被谁送进监狱的?

发表时间:2019-09-09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99年11月1日,南德集团及牟其中等信用证诈骗案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大审判庭公开开庭。2000年5月30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南德集团及牟其中等犯有信用证诈骗罪,判处牟其中无期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力终身;夏宗伟亦被判有罪,免予刑事处罚。

  牟其中因南德集团信用证诈骗案入狱,2000年被判无期徒刑,后因表现好,改为有期徒刑18年。

  牟其中是一个把口号喊遍中国的富豪,同时也是一个曾肩负中国“首富”和“首骗”两个名号的备受争议的人物。300元钱起家,办了三件大事:飞机易货、卫星发射、开发满洲里,因南德集团信用证诈骗案入狱,2000年被判无期徒刑,后因表现好,改为有期徒刑18年。

  1996年3月18日,因揭发了贩卖假护照团伙的不法行为而遭到报复和有关人员的恶意举报,牟其中在拟赴美商谈卫星抵押融资业务时,在北京机场被限制出境。所谓的“十三条罪状的举报信”,匿名投送各机关、部委,由此开始了对南德集团的长年审查。事后经多家机关的审查,证明“十三条罪状”均属子虚乌有。

  1996年8月,因国内谣传南德集团的卫星项目虚假,南德集团被迫决定将其持有的航向卫星股权转让给了国际卫星组织,由国际卫星组织收购了南德的股权,退还南德已投入的股本金和已开始营运了的半年租金。其时,航向卫星已经成功出租并已逐年产生收益。

  1993年,根据南德集团与满洲里市政府的合作协议,为激励南德集团对满洲里国际公路口岸建设的投入,满洲里市人民政府以优惠地价向南德集团出让10平方公里土地,供南德集团进行投资开发。南德集团由此开始了对满洲里区域经济的全面整体开发、投资、建设。

  1997年8月18—19日,由中行湖北分行作为原告,被告依次为湖北轻工、贵阳交行、南德集团的有关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民事案公开开庭审理。

  牟其中出狱了。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极其生疏的名字。牟其中何人?他以300元起家,成为中国“首富”。1999年,他因涉嫌信用证诈骗罪入狱,外界又冠其“首骗”之名。他的故事,不是一两句就能讲完的。

  牟其中,南德集团前董事长,1940年生于重庆万州。曾同时肩负中国“首富”和“首骗”两个名号的备受争议的人物。

  牟其中是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最为外界所熟知的有至今被视为商业奇迹的三件事:罐头换飞机、发射卫星,还曾试图开发满洲里。

  1980年,牟其中辞去公职,借款300元创办了改革开放后第一家私营股份制企业——中德商店,并以此起家,最终将公司落户于北京。

  1991年,在深入研究中、美、俄经济大三角的关系后,牟其中用中国300多家工厂的800多个车皮的日用品、轻工产品及机械设备,从俄罗斯换回了四架图-154M民航客机。随后他将飞机转卖,他自称从这笔“倒卖”中赚了8000万到1亿元。据称,这笔买卖也成为当时中俄民间贸易史上最大的一宗易货贸易。

  这个“罐头换飞机”传奇贸易让牟其中一举成名。不过从那之后,牟其中就开始充分展示他“狂人”的本性,抛出一个个令人咂舌的投资计划。其中包括著名的开发满洲里和发射俄罗斯卫星。

  1995 年,南德集团投资的航向 2 号卫星在俄罗斯的拜科努尔发射场发射成功。

  1996 年,南德集团和国际卫星组织、俄罗斯航天信息公司三方签定共同经营航向 1 号、航向 2 号卫星的协议。不过,1996年,南德集团将其持有的航向卫星股权转让给了国际卫星组织。

  1997年9月,牟其中提出,“独家独资”100亿元开发满洲里,建设“北方香港”,但最后南德公司在满洲里实际投入不足1亿元。

  1993年6月,牟其中在重庆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南德集团将与重庆大学合作,改造重庆山城火锅,5年内做到年销售收入100亿元;

  1997年9月牟其中还对外表示,南德集团正在做一个大规模集成电路的项目,宣称计划在6~8个月内,生产出运算速度在10亿~100亿次之间的芯片;

  他还想过把中国人大批量移民到非洲去,甚至想把喜马拉雅山脉炸出个大口子让暖风带来雨水造福人民……

  不过,他的这些构想只能停留在纸面上。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则认为,牟其中是在完成“罐头换飞机”贸易后,“就再没有认认真真地做过一笔生意。”

  尽管“疯狂”如此,牟其中还是一手建立起了他的“南德帝国”:1995年2月,《福布斯》将牟列入1994年全球富豪龙虎榜,中国大陆富豪第四位;其在海内外拥有二十多家企业和七家研究所,1994年总资产二十亿,净资产九亿;其中,牟其中的个人财富超过20亿元。

  在牟其中的76年的生涯中,他曾三度入狱三度被释放,人生有23年是在监狱度过。

  在上世纪90年代,牟其中用1000车皮的轻工产品从俄罗斯换回4架图154飞机,这些飞机成为当时四川航空发展的重要基础。

  1999年1月7日,牟其中在上班途中被捕,第二天被关押至武汉市第二看守所。后因南德集团“信用证诈骗案”,2000年被判无期徒刑,后因服刑期间狱内表现好,期间曾获得过数次减刑。

  2016年9月27日,牟其中走出服刑了16年的湖北洪山监狱,距离他失去人身自由则将近18年。

  去年八九月份,夏宗伟去探视牟其中时,牟其中曾对夏宗伟说:“明年(2016)南德试验将会迈入一个崭新的阶段。”牟其中还曾对夏宗伟说,“我出去以后,十年之内就会重建一套商业体系。理论写的再好,还是要实践检验。与那些经济学家、理论家不一样,我自己发现了一套理论,我还可以自己做出来证明出来。”

  1997年8月18—19日,原告为中行湖北分行,被告依次为湖北轻工、贵阳交行、南德集团的有关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一案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1998年6月,南德集团收到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1998年3月23日作出的民事裁定,裁定称:因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发现该案有关人员涉嫌犯罪,且有关部门已立案侦查,于是裁定:“中止诉讼”。

  1999年1月7日,牟其中、夏宗伟被自称武汉警方的便衣在北京街头刑事拘留,拘留证上的罪名一栏为空白;同日,南德集团总部被查封,员工被遣散。同年2月5日,因涉嫌信用证诈骗罪,牟其中、夏宗伟经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由武汉市公安局于同年2月8日执行。

  1999年11月1日,南德集团及牟其中等信用证诈骗案在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大审判庭公开开庭。

  2000年5月30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南德集团及牟其中等犯有信用证诈骗罪,判处牟其中无期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力终身;夏宗伟亦被判有罪,免予刑事处罚。

  2000年5月31日,中行湖北分行在《长江日报》上公开表示:作为在南德集团信用证诈骗案中损失人民币近3亿元的“受害者”,中行湖北省分行不愿对审判结果发表评论。该行有关人士说,刑事审判与中行无关,湖北中行表示,等此案审结后,民事诉讼将依法进行下去。

  2000年6月5日,南德集团及牟其中、夏宗伟不服判决,均提出上诉;同时,牟其中正式致函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为了对社会负责,对法院的罚款负责,对南德的职工负责,决定授权成立南德集团理事会,主持南德集团全面的债权债务清理工作和开展有关诉讼工作。南德集团理事会由南德集团过去的领导层中仍自愿继续进行工作的同志组成,名单为:夏宗伟、汪明泉、刘建和、郑平川、牟枫。理事会推选夏宗伟担任常务理事。

  2000年8月22日,由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00年9月1日,牟其中由武汉市第二看守所转到湖北省洪山监狱开始入监服刑。

  2001年11月27—30日,由中行湖北分行作为原告,被告依次为湖北轻工、贵阳交行、南德集团的有关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的民事案件由湖北省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恢复审理。

  2002年1月23日,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一审判决:中行湖北分行垫付的信用证所有款项及加收的利息均由湖北轻工偿还,贵阳交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南德集团与中行湖北分行无直接的信用证法律关系、南德集团不是信用证项下债权的从债务人。并认定:南德集团与湖北轻工之间的信用证的分代理进口协议,在湖北轻工申请开立信用证时并不存在,而是因1996年8月武汉市公安局已对湖北轻工骗开信用证套汇的有关情况开展调查时,为逃避处罚,南德集团应湖北轻工要求而于同年9月底补签的。2002年2月5日,贵阳交行不服判决,提出上诉。

  2002年5月27、28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次公开开庭审理这一民事案件

  2002年7月12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02年12月5日湖北高法向南德集团送达了另4份裁定书,称“因与本案有关的案件被依法提起再审,本案须以该类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因此,本案依法中止诉讼”。

  2003年2月18日,南德集团收到最高人民法院于2002年11月29日作出的民事裁定,裁定:一、指令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二、再审期间,中止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的执行。

  2003年3月19日,南德集团及牟其中、夏宗伟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正式递交了刑事申诉书及随附的共达125页的证据,以谋求对信用证诈骗案的依法重新审理,还原事件的线日,南德集团理事会接到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监二庭的电话通知,正式启动有关南德的民事案件的再审程序。

  2004年3月19日,南德集团代理人夏宗伟正式收到民事再审的开庭传票,传票通知:关于涉及南德集团的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一案,定于2004年3月30日—4月2日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新审判大楼公开开庭审理。

  2004年3月26日,代理人夏宗伟接到湖北高法的专项电话通知:《延期开庭审理》;3月29日正式领取了书面的《延期开庭审理通知书》。

  2006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05】13号)正式颁布实施。

  2011年7月6日湖北高法审监三庭电话通知代理人夏宗伟,准备恢复民事再审开庭,并说开庭时间大约在9月份。

  2011年11月11日,夏宗伟追问具体开庭时间时,湖北高法电话回答:得推迟到法院领导换届,新院长上任之后再开庭。

  4年之后的2015年3月25日,代理人夏宗伟又被通知恢复开庭,并领取了湖北高法于2015年3月28日发出的正式的恢复民事再审的《传票》。

  2015年7月31日,牟其中再次委托律师向湖北高法正式递交了书面的刑事申诉书。

  2015年8月21日,代理人夏宗伟再次接到湖北高法关于恢复再审开庭的通知,并于8月24日在湖北高法领取了开庭《传票》和《庭前会议通知书》。

  2015年9月14日、15日,湖北高法审监庭合议庭召开了两天的庭前会议。

  2015年9月22日,湖北高法审监庭就贵阳交行申诉的原告为中行湖北分行、被告为湖北轻工、贵阳交行、南德集团的信用证垫款及担保纠纷一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再审审理。

  2016年5月30日,代理人夏宗伟从湖北高法领取到了湖北高法审监庭的民事再审终审判决书,终审判决书判决:南德集团不是湖北中行信用证案件的当事人,与信用证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湖北中行的信用证垫款由湖北轻工偿还,贵州交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终审判决书认定,2001年、2002年一、二审判决认定正确。终审裁定,再审查明的主要事实与一、二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终审裁定参照2006年1月1日颁布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认定南德集团并不是本案信用证法律关系的一方主体;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信用证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认定“交行贵州分行为开立信用证提供保证担保,是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2016年5月30日,今日开码结果!南德集团代理人夏宗伟在湖北高法查询得知,南德集团及牟其中的刑事申诉经过立案庭初审之后,已于2015年10月21日正式予以立案。

  2016年7月27日,代理人夏宗伟被再次告知,关于申诉的再审更换了主审法官,庭长说:“已经立案,请再耐心等待。”夏宗伟说,在民事再审已终审判决南德集团并不是信用证法律关系的主体后,关于南德集团及牟其中的基于同一个法律事实的信用证诈骗案的刑事申诉,相信很快也会得到合法、公正的裁决。